当前位置:主页 > 六合在线论坛 >

白沙符明庄传承黎族骨器制作技艺如愿摘掉穷帽子

发布日期:2019-07-05 06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海南日报客户端丨记者 曾毓慧 通讯员 崔立娜 符海周6月24日上午,在白沙黎族自治县南开乡牙佬村那间略显狭窄的工作室里,只见符明庄将腰身半俯在桌案上,右手用力紧攥着那把尖细的雕刻刀,凝神间,刀尖在那

  6月24日上午,在白沙黎族自治县南开乡牙佬村那间略显狭窄的工作室里,只见符明庄将腰身半俯在桌案上,右手用力紧攥着那把尖细的雕刻刀,凝神间,刀尖在那块细小骨条上划动着,每一次下刀即见纹路,不多时,一个个精美的骨簪图案呈现在眼前,黎族骨器制作技艺的神奇魅力也让人赞叹不已。

  说起来可能很多人不相信,除黎族骨器制作技艺县级传承人这一身份外,47岁的符明庄身上还印着另外一个符号:“建档立卡贫困户”。原来,符明庄家住在距离白沙较为偏远的南开乡牙佬村,他自小就喜欢画画,但奈何于家境贫寒以及当时教育资源匮乏,直至13岁那年,符明庄才开始走进校园读书,也才得以机会拿起画笔在纸上画画。然而,命运弄人,父母相继离世,也让原本困窘的家庭雪上加霜,迫于生计,符明庄还没读完小学就不得不辍学回家,扛起锄头当起了农民,默默耕耘着村里的那几亩贫瘠的农田,画画的梦想也自此破碎。

  有梦想,总是好的,命运似乎也在垂青这个怀有梦想的穷人家孩子。符明庄记得,早在2001年,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,他看到邻村已年过八旬的符亚国老人雕刻骨簪和骨梳技艺十分了得,一个个精美的图案和纹路让他爱不释手,也对这门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于是主动到老人家里拜师学艺。或许是符明庄基因里有艺术的天赋,老人也相中了符明庄学艺的诚心,耐心地把多年所学一一传授给符明庄,自此,在干农活之余,符明庄腾出更多的空暇用于练习琢磨骨簪制作。

  “一枝古簪穿两心,相知相爱敬如宾。”作为头簪品种之一,黎族骨簪既可作为发簪戴在头上,也可制成婚嫁妆品以托物寄情。日复一年、年复一年,随着时光的“打磨”,符明庄骨簪制作的技艺越来越娴熟,作品图案与纹路也越来越精美,不时有人慕名上门来洽谈订制骨簪事宜。更让符明庄感到慰藉的是,2016年,他获评为白沙县级黎族骨器制作技艺传承人。

  然而,噩运又再次降临符明庄家庭,念初中的孩子因血管瘤导致视力残疾,妻子又因常年患病不能干重活,这个原本并不宽裕的家庭生活又陷入了困境。2017年,符明庄被白沙扶贫部门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。生活暂时的困顿并没有挫败符明庄向往过上美好生活的信心,本着一颗匠人之心,在符明庄的精雕细琢下,打磨出了一件件精美又兼具黎族特色的骨簪制品,也淬炼出符明庄日渐精彩的人生。

  在符明庄看来,慢工出细活,一套看似简单的骨簪,从构思到打磨,即便是赶时间制作,也至少需要一个礼拜时间才能完工。最初,他每年制作售出成品只有10多套(骨簪、骨梳各一件),随着制作技艺日渐精湛,成品也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,去年共售出六七十套,市场行情也从最初的每套两三百元涨至千元左右;去年下半年,符明庄也如愿地摘掉“穷帽子”。白沙文化馆馆长符少玲介绍,该馆曾多次聘请符明庄当黎族骨器制作技艺培训班授课老师,共计吸引了上百名贫困群众参加培训,在符明庄等非遗传承人的努力下,这门原本濒临失传的黎族非遗技艺也日渐重放异彩。

  “这是海南黎族的传统文化,作为一名非遗传承人,我要让更多的人读懂黎族骨器制作技艺。”刚忙完手中作品,来不及多松缓了几下筋骨,符明庄就已在开始构思着下一期培训课课程。